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4887雷锋报 > 正文
  • 《四世同堂》的“足本”什么样?
  • 日期:2019-10-25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几年前,由于工作关系,我注意到了老舍先生与最早的《金瓶梅》英译本《金莲》一书的特殊渊源。该书的译者克莱门特·厄杰顿(Clement Egerton),在扉页上写了一行文字:“献给我的朋友舒庆春。”老舍先生在他的一篇散文里记录了他们曾经的友谊。在该书的翻译过程中,他给译者提供过不少帮助。我为此收集了一些资料,准备就《金莲》的翻译问题写篇文章。这段经历,使我对2016年底关于《四世同堂》第三部英文全译稿被发现的消息,产生了兴趣。

  《四世同堂》在老舍先生生前一直没有完整地出版过。按照他自序里的计划,此书共分三部,“第一部容纳三十四段,二部三部各三十三段,共百段”。其中第一部《惶惑》和第二部《偷生》,在解放前均出过单行本。

  但第三部《饥荒》,解放后只在上海《小说》月刊连载了前二十段,即因故中止(中止的具体原因虽然不详,但有一点是应该引起注意的,即小说快要结束时,代表中国接受日本投降的是国民政府,而抗战胜利的标志性事件,是北京城里到处升起了青天白日旗。这与新中国成立之初,在舆论宣传方面,对退守台湾的政府所持的完全否定立场,是不相符的)。“文革”中被抄家后,作者手稿丢失,此书遂成残璧。

  1982年,马小弥根据美国哈考特·布拉斯出版社1951年出的《四世同堂》节译本《黄色风暴》(The Yellow Storm. 英文题下还署了另一中文名“风吹草动”),回译了该书最后的十三段,补足了原来残缺的故事。目前大陆市面上流行的两个主要《四世同堂》版本,人民文学出版社版(以下简称“人文版”)和十月文艺出版社版(以下简称“十月版”),后面都收了马小弥译的这十三段。人文版《四世同堂》在第八十八段下注明了这一情由,十月版则在书后的“出版说明”里作了统一介绍。

  去年底,赵武平先生发现《四世同堂》第三部全译稿的消息一出,立即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兴奋,许多出版社对此也十分关注。笔者虽对现代文学素乏研究,但对《四世同堂》的英文翻译问题却颇多好奇。即辗转向舒济老师(老舍先生之女——编者注)借了她珍藏的英文节译本《黄色风暴》,并通过她的关系从施莱辛格图书馆找到了未经删改的浦爱德(Ida Pruitt)译文原稿。然后将《黄色风暴》译文与《四世同堂》中文原文、马小弥的译文与《黄色风暴》后十三章英文原文、《黄色风暴》后十三章英文与浦爱德译稿原文,进行了逐字逐句的比对,终于弄清了期间的许多变化与关系。

  《四世同堂》的英文翻译工作,是1946年老舍先生应美国国务院之请,赴美讲学期间完成的。胡絜青、舒乙母子在《破镜重圆——记〈四世同堂〉结尾的丢失和英文缩写本的复译》一文,引用浦爱德1977年2月22日给费正清夫人的信,提供了一些翻译和出版过程的细节:

  “《黄色风暴》并不是由《四世同堂》逐字翻译过来的,甚至不是逐句的。老舍念给我听,我则用英文把它在打字机上打出来。他有时省略两三句,有时则省略相当大的段。最后一部的中文版当时还没有印刷,他向我念的是手稿。Harcourt Brace 出版社的编辑们做了某些删节,他们完整地删掉了一个角色,而他是我所特别喜欢的。他们认为有必要减少一些字数,以便压缩一下书的块头。对结尾没有做变动。”(见十月版《四世同堂》附录)

  “《黄色风暴》并不是由《四世同堂》逐字翻译过来的,甚至不是逐句的。老舍念给我听,我则用英文把它在打字机上打出来。他有时省略两三句,有时则省略相当大的段。最后一部的中文版当时还没有印刷,他向我念的是手稿。Harcourt Brace 出版社的编辑们做了某些删节,他们完整地删掉了一个角色,而他是我所特别喜欢的。他们认为有必要减少一些字数,以便压缩一下书的块头。对结尾没有做变动。”(见十月版《四世同堂》附录)

  “老舍知道,美国人不喜欢篇幅太大的长篇小说,所以我们一起工作时候,他对原书作了较大的删节。不幸,出版社删得更多,一个完整的人物被删去,——虽非主要人物,却是我最喜爱的人物之一,就是那个照应坟地的种地人。”(赵武平《〈四世同堂〉英译全稿的发现和〈饥荒〉的回译》,《收获》2017年第1期)

  “老舍知道,美国人不喜欢篇幅太大的长篇小说,所以我们一起工作时候,他对原书作了较大的删节。不幸,出版社删得更多,一个完整的人物被删去,——虽非主要人物,却是我最喜爱的人物之一,就是那个照应坟地的种地人。”(赵武平《〈四世同堂〉英译全稿的发现和〈饥荒〉的回译》,《收获》2017年第1期)

  经过翻译过程的压缩和编辑环节的删节,原来100段的文字,到英译本《黄色风暴》正式出版时,只剩下了77节。具体说来:

  第一部由34段压成了25节,开头的5段英文与中文完全一致,基本一字未删。第15、21、22、26、27段被整体删除。第6/7段、16/17段、18/19段、32/33段被两两合并。其余16段都有不同程度的删节,其中第28段还把一段描写瑞丰的文字挪动了位置。

  第二部由33段压成了25节。其中第55、61段被整体删除。第35/36段、38/39/40段、56/57段、59/60段、66/67段被按组合并。其余21段都有不同程度的删节,其中改变幅度最大的是第50段。56段仅留了开头一句,60段只留了末尾三句,虽然是合并,其实等于整段删除。

  第三部已经发表过的前20段被压缩成了14节。其中第74、80段被整体删除。第76/77段、78/79段、83/84段、86/87段被两两合并。其余10段均有不同程度的删节。

  马小弥据以回译的《黄色风暴》后13节,与现存的浦爱德原稿相比,也有较大的删节。浦爱德译的第三部总共35章,比老舍原计划的33章多了两章。前20章就是在《小说》月刊上发表过的部分,与《四世同堂》第68到87段吻合。从第21到第35章共15章的内容,在《黄色风暴》中被压缩成了13节。其中第27章被完整保留,第36章被删除,第23、24章被合并,其余12章有不同程度的删节。

  总体看来,被整章删除的主要是故事性相对较弱,以人物心理和情景描写为主的部分。如第15段写看坟人常二爷来访和祁老太爷过生日的冷清,常二爷就是浦爱德所说的她最喜欢的那个“照应坟地的种地人”;第21、22段写为钱默吟延医疗伤和瑞宣内心的苦恼;第26段写学生被逼去打降旗和小崔遭遇假鬼子;第55段写蓝东阳与胖菊子成婚;第61段写天佑出殡;第74、80段写日本人对普通市民的盘剥和北平缺粮的艰难,等等。其余各段的删节,也基本遵循这一原则,对于过渡性的叙述、描写和人物对话与心理,都做了大幅度的删削。

  浦爱德1888年出生于山东黄县,其父母皆为中国北方浸礼会传教士。她从小在中国长大,后回美国接受了高等教育,于1921年被洛克菲勒基金会委派到新成立的北平协和医院组建社会服务部,前后任主任18年,为中国培养了第一代社会工作者。1939年合同结束后,她回到美国,参加了由埃德加·斯诺等人发起的中国工业合作运动,建立了工合美国促进会委员会,通过募集捐款,积极援助中国抗战。浦爱德对中国感情很深,曾为促进中美文化交流做出过重要贡献。她于1985年去世,享年96岁。曾著有《汉家女儿》(Daughter of Han: The Autobiography of a Chinese Working Woman)、《殷老太》(Old Madame Yin: A Memoir of Peking Life)和《中国古代传说》(Tales of Old China)等。

  浦爱德虽然长期在中国生活,汉语口语很流利,但却不能阅读。这就有了她给费正清夫人信中描述的,老舍在旁边念,自己边听边译的工作方式,多少有点类似于林纾翻译西洋小说的过程。不同的是,林纾不懂外文,需要有人把外语翻成中文讲给他听,他边听边组织文字,转写成小说。而老舍与浦爱德则对彼此的母语都比较熟悉,只是掌握程度互有差异。

  虽然浦爱德说老舍在给她读《四世同堂》的时候有意省略了一些段落,但从第三部译文原稿和最终出版的《黄色风暴》看,出版社编辑的改动量是惊人的。《黄色风暴》对原作的改动很值得注意。老舍先生原来拟定的三部分名字分别是“惶惑”、“偷生”和“饥荒”,马经精版料荐到《黄色风暴》里则成了“小羊圈”(The Little Sheep Fold)、“与虎为伴”(In The Company of theTiger)和“以德报怨”(There Is No Retribution. 这个标题的原意是“没有报复”,意思是指日本投降后,小羊圈胡同里的中国人,未对居住在这里的日本人进行报复。译成“以德报怨”虽然差强人意,但十月版将其译作“事在人为”,则让人有些不知所云)。

  人物姓名的翻译也有些改动,如瑞全被译成了“瑞堂”(Rey Tang),金三爷被译成了“王三爷”(Wang The Third)等等。这样的改变是基于怎样的考虑,又是由谁决定的,虽然曾有人撰文披露过一些细节,但并不全面,似乎还值得进一步研究。《四世同堂》第50段,对应着《黄色风暴》第二部第13节,译文中有很大一段文字几乎被重写。对译文作了大幅度删节以后,为了保持文意通顺,必然要增加一些过渡性的语句进行串接,拿《黄色风暴》和《四世同堂》仔细比对,这样的痕迹还是不难发现。

  2017年之前,由于老舍先生的著作尚在版权保护期内,人民文学出版社一直拥有着《四世同堂》的专有出版权,十月文艺出版社为了规避版权纠纷,即以《黄色风暴》为依据,对《四世同堂》前87段进行删节压缩,最后也补配了马小弥翻译的那13节文字,就成了现在77节的规模,虽然书名也叫《四世同堂》,但已经不是老舍原著的模样了。吉利平特免费心水论坛。这也造成了该书与人文版《四世同堂》在篇幅与定价上的差异。

  马小弥的译文,总体上看,比较忠实于英文原文。但由于时代与观念的影响,在翻译时也做了一些主观的改动。比如第88段(《黄色风暴》第三部第15节),写瑞全为了消灭汉奸招弟,假意带她去北海玩。接下来有一段译文是:

  一碰到她的胳臂,瑞全马上警惕起来:“留神!留神!”稍微一不留神,就许上当。

  他又看了看她的脸,不由得起心里直恶心。“我吗?你还不知道?”如今他是地下工作者,面对着个女特务,得拿出点儿机灵劲儿来。

  一碰到她的胳臂,瑞全马上警惕起来:“留神!留神!”稍微一不留神,就许上当。

  他又看了看她的脸,不由得起心里直恶心。“我吗?你还不知道?”如今他是地下工作者,面对着个女特务,得拿出点儿机灵劲儿来。

  一比较就可以看出,马小弥把一些表现瑞全思想斗争的心理描写删去了。英文保留了老舍对人物心理的细腻把握和描写。当瑞全面对昔日恋人、今日之敌时,在肌肤相触的一刹那,他有过一些微妙的心理活动。第一段“一碰到她的胳臂,瑞全马上警惕起来……”,英文原意是“一碰到她的胳臂,瑞全(感到有点飘然和激动)。(他)马上警惕起来,‘留神!留神!’(他贴得更近了一点,但心里不再飘然和激动。他和一个妓女、间谍、敌人手挽着手。如果让她给打动了,他就成了不分是非的败类)”。括号里的文字翻译时被删掉了。第三段“他又看了看她的脸,不由得起心里直恶心”后面,英文有三句也被删去了,翻译过来应该是:“如果他还有一丁点要爱她的意思,那就下贱又无耻。他是走南闯北的优秀中华儿女,他应该把中华儿女的尊严看得无比珍贵。”

  这段文字生动地表现了瑞全面对招弟的勾引,内心的纠结。翻译过来意思是:“他情不自禁地把她搂得更紧了。她不再肮脏、下贱、危险了。她是他昔日的心上人。她的脸和身体有一种芳香。”

  人文版第949页“老三晓得,……她是个出卖肉体的婊子,是日本人的狗特务”一段文字后面,英文还有这样几句:

  这段文字翻译过来意思是:“老三警告自己:‘忘了她就是招弟,忘了她是个婊子,只记着她是日本特务。’”

  在进入白塔脚下的山洞时,招弟因为洞内较黑,紧紧抓住了瑞全的手。有一段描写瑞全动手前心理矛盾的文字,也被删掉了。这段文字翻译过来意思是:“她的手很热乎,瑞全开始喘气了。她不是婊子,也不是秘密警察的成员,而是他的意中人。”

  马小弥翻译这部分内容的时候,中国刚刚结束“文革”。可能受此前的思想影响,觉得这些心理活动的存在,会削弱瑞全作为抗日斗士的形象,让他显得优柔寡断,不符合当时所倡导的典型形象。能明显看出,这样的删节是有针对性的,而且主要都集中在第88段。具体的例子其实并不止以上几条。

  再说英文全稿的回译问题。赵武平先生的译文已经发表,关于译文质量的问题,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。笔者关心的重点是,被《黄色风暴》整篇删除的浦爱德译文的最后一章,即第36章的文体问题。这一章通篇是钱默吟写的“悔罪书”(英文标题为:Mr. Chien’sConfession)。按照小说的描写,钱默吟是个能诗善画的传统文人。他的这篇“悔罪书”其实是一篇反战檄文。以他的学养与做派,这篇文章应用文言书写才合乎逻辑,文字也会显得简练、犀利。由于缺乏故事性,浦爱德的这章译文读起来让人感到冗长拖沓,与前面的叙事形不成紧凑的联系。这可能是《黄色风暴》决定删除它的原因。我觉得,这篇文字是对所有译者的最大考验。翻译汉学著作时,中文文献的还原,常常成为译者头疼的问题。但还原文献,只要找对路径,查到原书,是有可能实现的。而钱默吟的“悔罪书”,老舍先生当时究竟是用何种文体书写的,文字的风格如何,如今都成了无解的谜题。面对这样的现实,所有译者都只能照着英文独自揣摩了。

  如今,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《四世同堂(足本)》也已面世。该书的最后十六节则由著名翻译家黑马(毕冰宾)依据浦爱德与老舍合译的《四世同堂》英文稿回译。较之前述已经面世的译本,黑马译本无疑具有明显的优势。在语言信息传达的准确度、叙事风格与原作者(老舍)的贴近度以及对成语俗语和京腔京韵的还原度上,黑马译本都大大超越了前述译本。后十六节读来,与之前老舍原文衔接紧密,浑然一体,流畅自然。这也是人民文学出版社《四世同堂(足本)》的最大亮点所在。

  当然,“信、达、雅”是每个译者的永恒追求。对原著,只能无限贴近,不可等同。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《四世同堂(足本)》正是我们不断追求完美的一次努力,相信广大读者一定能从我们的这部“足本”中更多地感知原汁原味的老舍、原汁原味的《四世同堂》。

  ★ 入选《亚洲周刊》“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”及“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”

  《四世同堂》系老舍先生的代表作,分为《惶惑》《偷生》《饥荒》三部,是老舍创作生涯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。它表现了抗战期间北平沦陷区普通民众生活与抗争,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。

  这部足本,由翻译家毕冰宾(黑马)据浦爱德与老舍合作翻译的《四世同堂》英文稿回译。补全了已经散佚的第三部《饥荒》的最后十六节,原汁原味地呈现了老舍的文风,在信达雅三重标准上,对已经面世的版本又有所超越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